秒速赛车特码高赔率平台pg67.com

 热门推荐:
  沈妈妈这一出倒是出乎沈蔓歌的意料之外。

  她以为沈妈妈怎么着也会想着挟持自己来要挟叶南弦的,没想到她居然用自己的命来威胁她!

  沈蔓歌有些想笑。

  “你要死就死,还是你觉得你死在这里我能答应你什么?在你们不断的消耗掉我对你们的情感的时候就该想到,我不可能在对你们妥协的,况且我现在都这样了,你觉得你威胁我有用吗?大不了咱俩一起死好了。省的回头还得让你的宝贝女儿再动手。”

  沈蔓歌的话让沈妈妈有短暂的愣神。

  她突然发现自己现在是真的不了解沈蔓歌了。

  以前沈蔓歌十分在乎他们的,现在就算她死在她面前也无所谓了吗?
shu29.cc
  什么时候他们之间这么陌生了?

  沈妈妈这才发现自己和沈蔓歌之间好像再也找不到母女之间的那种感觉了。

  她愣愣的看着沈蔓歌,见沈蔓歌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样子,不由得落下泪来。

  “蔓歌,你真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爸爸死吗?你到底要干什么?”

  沈妈妈顿时崩溃了。

  沈蔓歌见他把手里的玻璃碎片放下了,这才低声说:“我要的很简单,我要沈佩佩。”

  “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最多我们让她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

  沈妈妈的话让沈蔓歌的胸口有些发疼。

  她笑着说:“我打她三鞭子,然后我再给他赔礼道歉好不好?”

  她虽然笑着,但是笑意不达眼底。

  沈妈妈顿时就紧张了。

  “那怎么可以?”

  “所以我又为什么要承受她这三鞭子?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沈蔓歌说完就真的要躺下了。

  沈妈妈心有不甘,想着快速跑到沈蔓歌床前去,可是外面的门突然就开了,叶南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就站在门外,幽幽的看着沈妈妈。

  “你想做什么?”

  沈妈妈顿时就蔫了。

  她不是傻子,很久之前就害怕叶南弦,即便是沈蔓歌只总得那五年,叶南弦对她们很好的,但是她就是害怕。

  如今在沈佩佩做了那么多伤害沈蔓歌的事情之后,沈妈妈更是害怕了。

  她哆哆嗦嗦的,想说什么却开不了口。

  “滚?!”

  叶南弦这话说的相当不客气。

  如果这个女人还把沈蔓歌当成女儿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这样对他说话的,可惜的是她现在不配。

  沈妈妈整个人哆嗦了一下,还想说什么,但是在接触到叶南弦冰冷的眼神之后突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她灰溜溜的走了。

  “怎么做保镖的?不想干了是吧?”

  叶南弦气呼呼的,想要把外面的人换掉,却被沈蔓歌给阻止了。

  “是我故意让她进来的。”

  “你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子?万一他对你做什么怎么办?”

  叶南弦十分不赞同。

  沈蔓歌笑着说:“没事儿,我就是想看看他们还能有什么法子,没想到也就是这样子了,真没意思。”

  她叹息着,表现的有些遗憾,但是叶南弦知道,她不过是想用这样的态度来掩饰自己的失落和失望。

  叶南弦来到床前,将她揽在了怀里,低声说:“你还有我,还有孩子们,为了不值得人伤感那就太傻了。”

  沈蔓歌的心里微微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不过她忍住了。

  “嗯。”

  她双手环住了叶南弦的腰,哽咽着说:“叶南弦,抱抱我,我冷。”

  叶南弦紧紧地抱着她,又怕碰到她的伤口,在沈蔓歌还要说什么的时候猛然低下了头,炙热的吻瞬间堵住了她的嘴。

  他的吻热烈而又霸道,沈蔓歌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但是她喜欢这种感觉,这种热情到即将窒息的感觉。’

  就仿佛他们之间的感情,浓烈而又炙热。

  沈蔓歌热情的回应着。

  叶南弦连忙松开了她,眼底的神色风起云涌的。

  “别撩火。”

  他伸出手轻轻地刮了沈蔓歌鼻子以下。

  这个小女人,弄得他一身火却不负责灭火,他真的会爆炸的。

  沈蔓歌却笑得有些狡黠。

  “是你先撩拨我的。”

  “我的错,叶太太,你吃了吗?”

  叶南弦不得不转移话题。

  他看到了桌子上的餐具,不由得问道:“灵儿送的?”

  “嗯,她亲自做的。”

  “人呢?”

  “给我和沈妈妈腾地方了呗。”

  沈蔓歌说的云淡风轻的,但是叶南弦知道她心里并不好受。

  “不想见就别见了。”

  叶南弦真的心疼老婆。

  沈蔓歌也不想见的,但是心里就是想知道沈家父母能够无耻到什么地步。、

  “知道吗?沈妈妈让我劝那些人撤诉,还让我出赔偿金,她是不是真的觉得我是傻子?”

  沈蔓歌越想越觉得心寒。

  叶南弦的眸子微眯了一下,低声说:“你要怎么收拾他们我不管,但是别伤了自己。知道吗?我心疼。”

  “我给你揉揉。”

  沈蔓歌说着就朝着他的胸口伸出了手。

  叶南弦及时的打断了她的动作。

  “你想干什么?女人www.shu28.cc,你最好别再这时候惹火。”

  “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起点中文

  沈蔓歌调皮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宠溺的笑着说:“有句话叫秋后算账,你不懂?”

  “好吧。”

  沈蔓歌总算是老实了。

  讨厌,她就是想用一些事情来转移悲伤的心情好不好。

  叶南弦见她如此,心不由得疼了一下。

  “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你把我当猪养呢。”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一直都在问自己想吃什么,其实她根本就没什么胃口。

  叶南弦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笑着说:“那怎么样你的心情才会好一点?要不然我让你咬一口?”

  “不要,硌牙。”

  沈蔓歌嫌弃的说着,然后朝着叶南弦伸出了手。

  “我要笔记本电脑。”

  “你现在需要休息。”

  叶南弦不太赞同。

  沈蔓歌叹了一口气说:“拜托,叶总,我现在好歹也是一个沈总,我公司里面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了,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有赵静萱在就可以了吧?”

  叶南弦楞了一下,他好像还真的忘记了沈蔓歌现在有自己的影视公司了。

  “好,我让阿飞给你拿过来,不过你要注意休息,不能工作起来就忘记了休息。”

  “我知道了,顺便去看看灵儿,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这丫头该不会在外面遇到什么事儿了把?”

  沈蔓歌多少有些担心。

  叶南弦见沈蔓歌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多少有些失落。

  “我去给你看看。”

  “去吧,小叶子。”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差点摔倒。

  他堂堂一个老总,居然被叫成太监了?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要沈蔓歌心情能够好一点就成。

  叶南弦走出去之后,蓝灵儿正好从外面回来。

  “你来了?沈妈妈走了?”

  蓝灵儿有些着急的往里面看了看。

  叶南弦点了点头,低声说:“以后别让他们见面了,免得蔓歌心里不好受。”

  “总要过着一关的,等着沈家父母把沈蔓歌的感情给消耗完了,她就不会伤心了。”

  蓝灵儿知道沈蔓歌的决定。

  有些事即便是痛彻心扉,也要自己亲自动手的,不然这个心结一辈子都打不开的。

  叶南弦虽然知道,也无法反驳,不过还是有些心疼。

  “多陪陪她,你的专辑我会赞助。”

  “那就谢谢了。”

  蓝灵儿一点都没推辞。

  叶南弦看到蓝灵儿进了病房,这才放下心来。

  这边阿飞拿着笔记本回来了,看到叶南弦的时候顿了一下。

  “叶总,这笔记本……”

  “给太太。”

  “好的。”

  叶南弦离开了医院,正好在门口遇到了方泽的助理辛迪。

  “叶总,我们家方泽想找你谈谈。”

  “哪里?”

  “隔壁咖啡厅。”

  叶南弦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说:“我抽支烟就过去。”

  辛迪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冷漠带着疏离,只是站在他的身边都感觉有一种要被冻僵的感觉。

  这样的男人居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不顾一切,甚至搭上所有。

  这样的爱情到底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这辈子才能拥有的呢?

  辛迪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和方泽。’

  他心里微微叹息着,转身离开了医院门口。

  叶南弦点燃了一支烟。

  烟雾缭绕中,谁都看不清楚他的脸。

  叶南弦知道,方泽这时候找自己,可能是f国那边的事情有眉目了。

www.shu17.cc   沈佩佩的命他要定了。

  想到沈蔓歌后背上的伤口,叶南弦就恨不得现在就把沈佩佩给大卸八块。

  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蒂熄灭了,正打算往隔壁咖啡厅走的时候,却发现几个畏首畏尾的记者躲躲藏藏的。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了几分。

  他直接拿出了电话打给了阿飞。

  “让我们的人看护好了,不许放任何一个记者进去打扰太太休息。”

  “好的,叶总。”

  阿飞连忙应承着。

  挂了电话之后,叶南弦进了隔壁的咖啡厅。

  咖啡厅的人很多,方泽是叫了单间的。

  叶南弦找到了方泽的单间走了进去,可是却没看到方泽,只看到辛迪趴在餐桌上,貌似睡着了。

  他的心咯噔了一下,猛然上前,快速的扳过了辛迪的身体,却发现辛迪已经没有呼吸了。

  刚才还鲜活的人,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就死了?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猛然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正朝这边而来。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