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热门推荐:
  “有话就说,别这么恶心哀家啊。

  太后一把抽出林沛趴的那只胳膊,但是尹小西那边却是任由她继续趴着。

  林沛有些不悦得嘟起嘴来,像年幼时在太后身边撒娇那般。

  “母后偏心,为什么她就可以继续趴您身上。”

  尹小西得意得撅起嘴巴冲着林沛炫耀着太后的宠爱。

  太后不仅不帮他,反倒抬手在林沛的头上轻轻一叩。

  “她什么她,她是你皇嫂,如今是夏安朝的皇后,一国之母,哪是你可以指着说的。”

  林沛捂着头顶,咧嘴笑着赔不是。

  “是是是,儿臣错了,儿臣日后一定对皇嫂尊重一些。”

  尹小西朝着林沛挤眉弄眼的,暗示他赶紧开口,趁太后这时候心情还不错,不然机会难得。

  林沛起身,由蹲改为郑重其事得跪在了太后身边,脸上是百年难遇的正经模样。

  “儿臣有一事恳求母后,还望母后成全。”

  “何事啊,说来听听。”

  太后一边若无其事得说着,一边拍着尹小西那双纤细白皙的玉手,曾几何时,她的手也是这般的洁白嫩滑,可是时光早已不在,她也不再是那个刚入王府的福晋了。

  “如今娜娜的身份也得到了证明,乃我朝友好邦交南国的郡主,被吕亲王视为掌上明珠,早前使臣来朝时,皇兄曾经说过两国和亲一事,儿臣愿意领命肩负起和亲的重任。”

  “你倒是深明大义,还要主动承担起和亲的重任。”

  太后明面上是在夸林沛,实则是在酸他大义凌然得虚伪,也算是假公济私,其实他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太后早就一清二楚。

  “儿臣身为夏安朝的亲王,有责任和义务为皇兄分忧,也有责任为我朝的安稳贡献出儿臣的一份力量。”

  这些话还是一开始太后劝他不要和小翠在一起,不要在一个卑微的宫女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时的说辞,如今林沛再拿出来说给太后听,噎得太后一句话说不出来,只恶狠狠得瞪向他。

  “你想什www.shu17.cc么哀家还不知道吗,哀家照顾你十几年,你心里在打什么小算盘,哀家清楚得很,还说的这么道貌岸然的。”

  “母后,您原先不就是介意奕宏生母是个丫鬟吗,现在她已经不是臣妾身边的婢女了,她现在是南国的郡主了,您就成全了她们吧,这样一来两国邦交也建立起来了啊。”

  尹小西蹲在一旁帮着林沛添了一把火。

  太后若有所思得望向外头,其实她也不是没想过成全她们。

  哪怕是身世揭开之前,她也想过,不行就先让她去王府做个侧福晋也行,毕竟是奕宏的生母,如今这般无名无分也不太合适。

  也难得林沛这小子认真这么一回,这股劲儿倒真是像极了当年她的好姐妹,林沛的生shu29.cc母,苏贵妃。

  太后正要开口,身后吕娜喂完孩子回到院内,快步朝太后走去。

  噗通一声,跪在了林沛身边,朝着太后就是磕好几个响头。

  一边磕头一边哀求太后成全她和晋王的婚事,哪怕是侧福晋她也愿意,只要能给奕宏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就可以,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尹小西见状也在另一边跪了下来,恳求太后成全他们。

  太后见状有些无奈又有些生气。

  “你们这是做什么,哀家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们这幅样子让旁人见了,还以为哀家多不通情达理呢。”

  几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太后这话的意思。

  忽而,尹小西嬉笑着朝太后磕头,“谢太后。”

  林沛和吕娜仍旧不明白,看向尹小西一脸的茫然。

  谢太后?

  谢什么?

  尹小西忙朝着二人使眼色,“还不快谢太后,太后答应你们了。”

  吕娜仍然一知半解,“恩?”

  还未来得及问,便被林沛拉着朝太后谢恩。

  太后都说了她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那自然就是同意了这对苦命鸳鸯了。

  谢完恩,二人起身。

  太后开口道,“只不过……”

  话刚出口,林沛和吕娜心里咯噔一下,太后还是不太愿意吗?

  有些担忧得看向太后。

  只听太后淡淡得接着说道。

  “你既然如今已经是南国的郡主了,那便不能是侧福晋了,怎么也得是晋王妃才配得上你的身份。和亲一事,还需去向皇帝说明一下,他才是一国之君。两国和亲可不是小事,马虎不得。”

  太后的一席话,几人终于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下了。

  这下总www.shu28.cc算是迈过了人生的一个大坎儿了。

  林沛激动得当着太后和尹小西的面,将吕娜抱起,站在院中原地旋转。

  看的太后都不好意思起来,斥责林沛不守规矩。

  吕娜有些害羞得拍了林沛好几下,他才终于将吕娜给放下。

  皇上那里,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这样一来和亲一事就变得无比顺畅,两国邦交也会变得格外的稳固。

  接下来的几日,林沛陪着吕娜都住在了翊坤宫。

  只因为太后实在是舍不得奕宏,但奕宏又离不开他的生母吕娜,林沛也离不开,几人便直接都在翊坤宫住了下来。

  这一日,林迩也来打了翊坤宫,给太后请安。

  两兄弟相见,林迩生平第一次向自己的兄长林沛行了礼。

  “见过兄长,臣弟多谢王兄。”

  林沛也有些意外。

  虽然他确实比林迩要大一些,但是这小子少年老成,加上林沛又一直玩世不恭,一直都到处闯祸。

  每回闯祸又都是林迩给他收拾烂摊子,这一来二去的,林迩从未对这个兄长有过该有的敬重,就更谈不上礼节上有多注重了。

  但是眼下,确实对着他行了生平第一次大礼。

  “肆王爷今日这是怎么了?”

  “多谢王兄替臣弟解了围。”

  “这从何说起?”

  林沛越听越迷糊,他好像回来以后还什么都没做过呢。

  “本来和亲一事皇兄是想让我娶了那果郡王最小的妹妹的,多亏了王兄,这下我不用强迫自己了。”

  林沛一听捧腹大笑。

  “哈哈哈,果郡王最小的妹妹,如今才十六岁,年纪倒是合适,只是你是没见着她本人,长得那叫一个丰盈啊,估计她要压你身上,能把你压得喘不过气来,就更别提动了。”

  刚说没两句,林沛又开始没正经起来,惹得林迩忙收起对他的敬重,又是一脸的鄙夷看向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