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苹果彩票福利平台小说 > 仙帝重生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神朝后人

时时彩网上投注pg67.com

 热门推荐:
  山脉的异象,引来众多练气士。

  太上鸿蒙天宗的徐慕仙、天刀神宗的燕云,也在半个时辰后到来。

  见到叶旭,徐慕仙神色异常,燕云则是杀机凛冽。

  “主人。”

  玄明古星的练气士也到了,师非烟面如寒霜,八名练气士看向叶旭的目光,如刀如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龙幽只能暗中传音。

  叶旭没有理会他。

  众人聚集在深渊般的入口前,没有一个人进入。

  叶旭老神在在,敌不动,我不动。

  嗖嗖嗖!

  突然,破空声传来,又有一群人降临。

  这一群人,有二三十人,领头之人是一名黑袍老者,气息深不可测,必定是道祖级别的高手。

  余下之人,几乎都是天尊境界练气士,有三位天尊大圆满的存在。

  众多练气士神色疑惑,似乎并不知道他们的来历。

  兰若依眸子一动,“他们终于到了。”

  “他们是谁?”叶旭问道。

  兰若依是离恨魔帝弟子,离恨魔帝是长生古城的创立者之一,她手中的信息,肯定要超过寻常练气士。

  “长生神朝的后人。”兰若依道。

  “有意思。”叶旭笑道。

  长生神朝是在三万年前覆灭,他来到长生古城后,还在奇怪,为何一直没有长生神朝的后人出现,原来是在这里等着。

  “赵禹,你带人进去吧。”黑袍老者道。

  一名身着华服,器宇轩昂的青年点头,带着六名练气士,便走向入口。

  “且慢。”

  秦铭眉头轻蹙,“你们是何人?”

  这一群人的实力不俗,几乎是最强的一支,足以横扫他们所有人,他对都天道人墓有意,当然不会放任长生神朝的后人进入墓葬。

  “老朽是赵阙,长生神朝,第二十三代血脉。”黑袍老者赵阙笑道。

  “长生神朝?”

  “你们是长生大帝的血脉?”

  诸多练气士震撼道。

  燕云神情微动,看向黑袍老者,“前辈,你们既是长生神朝的后人,这都天道人墓,想必不会让我们分一杯羹吧?”

  众人心思各异,但都是为墓葬而来,燕云此问,正合他们的心意。

  赵禹目中杀机一闪。

  赵阙道:“神朝的辉煌,已是往日云烟,宝物自古以来都是有能者居之,谁能得到都天国师留下的宝藏,完全凭自己的造化。”

  “如此甚好。”燕云一笑,“晚辈没有疑问了。”

  “前辈,请!”

  燕云和秦铭都让出一条路。

  赵禹身形一闪,进入墓葬中。

  “琴心剑魄,随我来。”徐慕仙追上前去。

  “韩兄,我们也进去吧。”叶旭看向韩子瑜,韩子瑜点头,兰若依也深谙叶旭的意思,三人一同进入墓葬入口。

  他们可不相信长生神朝后人的鬼话。

  长生神朝的人,一出现在长生界,就直奔都天道人墓而来,这里肯定埋葬着重宝,至于全凭造化?完全是信口胡诌。

  都天道人是长生神朝的国师,他留下的宝贝,长生神朝的人肯定知晓。

  换而言之,如何破解陷阱,寻出真正的大墓,长生神朝的人也是知道的。

  所以,跟随在长生神朝的人之后,必然没有坏处。

  果然,当徐慕仙、叶旭等人有所动作后,燕云和秦铭面色微变,毫不犹豫的追进入口,众多练气士尾随而入。

  师非烟也率领众人,踏入洞口。

  很快,只有寥寥几人留在地面上。

  赵阙望着这一幕,面露微笑,他带着长生神朝众人,缓缓离去。

  通道之中,充斥着一股磅礴和凌厉的气息,更散发着一股沉重的威压,并不是大帝威压,更像是异宝的镇压。

  “一群蠢货。”赵禹心中讥笑。

  都天道人墓,一共有十二个子墓。

  十二座山头,都是子墓所在。

  真正的主墓,唯有赵阙才知道,即便是赵禹,也不清楚主墓的下落。

  他之所以会进入子墓,就是要引叶旭等人入内。

  片刻之后,众人穿过黑暗的通道,来到一座恢宏的地宫,地宫之上,一柄巨大的伞张开,伞柄上符文流转,刚刚的厚重气息,就是从伞上传出来的。

  “准帝之宝?”

  徐慕仙神色一震,但立刻就清醒过来,“这里应该不是主墓。”

  都天道人是帝级存在,拥有证道之宝,如果这里是主墓,应该会用证道帝兵镇压,不可能用准帝之宝。

  “准帝神兵?”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像徐慕仙一般冷静,当见到准帝之宝弥罗伞后,一尊尊练气士如蝗虫般朝着弥罗伞冲去。

  “一群白痴!”赵禹不屑道。

  轰隆!

  刹那之间,磅礴的气息从弥罗伞上爆发,无数符文升腾而起,那一柄伞下,突然展露出恢宏世界,如一张大口,将冲向它的十多名天尊境练气士全部吞噬。

  这十多人,放在外界,都是能破碎虚空的存在,但在准帝之宝的面前,翻不起一丝浪花,就被吞噬炼化。

  一举炼化十多位天尊境练气士,弥罗伞的气息不断地复苏,璀璨的道则异象在绽放,隐隐约约,绽发出大道的气息。

  目睹了惊悚的一幕,已经没有人头脑发昏,用蛮力夺取准帝之宝。

  而且,弥罗伞的变化,也引起了子墓的变化。

  这一座地宫四方,突然显化出一道道神纹,如同烙印在虚空上,被弥罗伞的气息激发,演化出一座大阵,封锁了整座子墓。

  想要离开,就必须要破解弥罗伞的阵法。

  “这里应该是子墓。”韩子瑜蹙眉,“真正的主墓……”

  “赵阙等人已经去了。”叶旭道。

  看见弥罗伞后,叶旭就知道上当了。

  赵禹只是一个诱饵,这一座子墓,也是诱饵,赵禹故意引他们进入子墓,让赵阙前往主墓,他们就算明白过来,也会被弥罗伞困住,难以立即脱身。

  “赵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铭冷冷地盯着赵禹,寒声道。

  赵禹冷冷笑着,一边催动手中紧握的一枚玉符。然而,当他的法力涌入玉符,却骇然的发现,玉符之上的符文在一枚枚破灭。

  他并不能通过玉符,传送出地宫。

  赵禹的神色骤然变得悚然起来。

  “赵阙他算计了我!”赵禹心寒道。

  “赵禹,讲出真相,你能留一具全尸!”秦铭冷哼道。

  “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禹双目之中充斥着惊恐之色,“为何会有一座阵法?”

  他的神态,不似作伪。

  五位长生神朝的练气士,亦是一脸惊慌和茫然。

  进入地宫前,赵阙曾交给他们一枚玉符,只要他们进入地宫,激发阵法后,他们凭借玉符就能离开地宫,脱离险境。

  只是,赵阙明显是在欺骗他们。

  徐慕仙神情微凝,用一口准帝之宝布下的阵法,威力应该不小,不可小觑。

  “剑魄,你试一试它的威力。”徐慕仙吩咐道。

  剑魄颔首,他的肉身,化作了一束剑光,瞬息之间,光芒刺目,照亮了整座地宫,朝着弥罗伞劈去。

  轰隆!

  这一束剑光斩在弥罗伞上,一道道符文破碎,顿时将弥罗伞切开。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让众人高兴,弥罗伞的裂缝愈合,一道磅礴浩荡的剑光从弥罗伞中斩出,斩向剑魄。

  嘭的一声!

  剑魄所化的剑光裂开,一道人影跌落下来,剑魄身首分离。

  不过下一刻,剑魄的头颅和肉身又愈合在一起,他面如金纸,看向徐慕仙,道:“公子,这弥罗伞的力量很强,我那一剑斩入伞中,看似将弥罗伞斩破,实则是泥牛入海。”

  “而且,它能模仿我的神通。”

  徐慕仙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剑魄的实力,他是知道的。

  在场的人,至少能在前十。

  连他都被弥罗伞重创,徐慕仙也没有太大的把握硬撼。

  “赵禹是长生神朝后人,他必然知道破解之法,将他拖出来。”燕云冷声道。

  “我不知道!”

  赵禹低吼道:“我也被骗了!”

  “我并不知道,这座子墓会有一座阵法。”

  “子墓?”

  秦铭抓住一个关键点,“你知道这只是一座子墓?”

  赵禹面色惊变,他知道自己慌不择言,暴露了真相。

  果然,当众人听见子墓二字后,一个个的面色都变得阴沉起来。

  这一座地宫,就是一个针对他们的陷阱。

  “赵禹,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徐慕仙沉声道,“否则,你一定会受到生不如死的惩罚。”

  “我哪里知道破解之法?”

  赵禹面色凄苦,瘫坐在地上,“我们几个,不过是棋子而已,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我们也可以被抛弃了。”

  五位长生神朝练气士也是一脸悲愤。

  无论如何,他们都想不到,赵阙这般绝情。

  “他们似乎真的不知道……”兰若依喃喃道。

  叶旭镇定自若,他们知道与否,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主墓。

  嗖!

  徐慕仙突然出现在赵禹的面前,他五指捏住赵禹的头颅,浩荡的法力涌入赵禹的识海之中。

  “啊!”

  赵禹凄厉的咆哮起来。

  他的识海被徐慕仙的法力瞬间攻破,恐怖的力量冲击了他的神魂,徐慕仙的神通种在了他的神魂深处。

  无穷无尽的幻象从赵禹的神魂中诞生,他像是处于炼狱,不断地撕裂着肉身,白骨森森。

  同行的五位同伴看着赵禹的惨状,惊恐莫名。

  “我说过让你生不如死,那就不会食言。”徐慕仙声音冰冷。

  “你们几个,是自己了断,还是我来帮你们?”徐慕仙阴冷的目光扫视着五人。

  “我们和你拼了!”

  五人愤怒万分,纵然不敌,他们也不想如此痛苦的死去。

  轰隆隆!

  五人的实力,都在天尊境界,法力爆发,神通法则轰击而出,冲向徐慕仙。

  琴心剑魄立在原地,两人一动不动。

  显然,他们对徐慕仙的实力非常自信。

  徐慕仙负手而立,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炙热的神芒,一道道符文环绕他翻飞,当五人的神通轰来,在瞬间就被消融。

  那一道道符文笼罩住五人,恐怖的火焰神力涌入五人的肉身,在顷刻之间,五人就化作了灰烬,神魂俱散。

  众人神色凛然,从头到尾,徐慕仙都没有出过手,但却轻易秒杀了五位天尊境界的练气士,其实力,未免太恐怖了。

  师非烟亦是美眸一凝,徐慕仙的实力也震撼到了她。

  “这还是天尊境界的修为吗?”龙幽盯着徐慕仙,心头惊呼。

  原来,他以为师非烟才是天尊境界的巅峰。

  但此时,徐慕仙的存在,又颠覆了他的认知。

  “或许,徐慕仙也不一定是真正的巅峰。”

  龙幽又冒出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