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两百二十九章 光州

快乐赛车玩法规则

 热门推荐:
  “还能有谁?”

  袁大匠冷笑一声,“谭从已经被你们抓起来了,还能鼓动我学生下手的人还能是谁?就只有那位了。”

  张御道:“袁大匠可有证据么?”

  袁大匠摇头道:“那可没有,就算这次把我暴露出来,也未必是他亲自交代,但至少得到了他的默许,不然你们没可能这么快找到我。”

  张御思索片刻,那个人身份更为敏感,仅凭袁大匠一面之词,而没有切实的证据,是不可能拿那个人如何的。

  他道:“袁大匠想也知晓,我如今正在追查造物人的事,关于此事,袁大匠又知道多少?”

  袁大匠点头道:“我事自是清楚的,这么说吧,早些时候大部分不曾登造录册的造物人都是由我经手的,我可以给玄正我所知道的所有名单,但那肯定不是全部。不过玄正可要做好一些准备了,那里面有些人可不太好抓。”

  张御道:“袁大匠说是早些时候?“

  袁大匠道:“十年前我被军府抽调去主持打造玄甲,军府看管严密,不方便再做此事,这事情就交托出去了,但我并不知道具体谁是我的接手人。”

  张御道:“你们是如何让那些造物人去替代原主的?”

  袁大匠道:“我所打造的那些造物替身,其原主都不是刻意去挑选的,大多数原主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自然亡故的,只是我不能确保,在我离开之后是否还延续这个规矩。”

  张御这时看向他,道:“那么我还要问一句,你们为什要这么做?你们的用意又何在?”

  “用意?”

  袁大匠回望了一眼张御,沉声道:“我们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让天机院获得洲中更多的支持,并由此推动造物技艺的进步,摆脱对你们修道人依赖。玄正名单所见到的那些人,他们都是天机院的支持者。

  我虽被你们拘拿了,可我直到现在也不后悔如此做,如果没有造物技艺长足进步,我们在对抗泰博神怪时,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玄兵、还有这么多的斗战飞舟和披甲之士。

  在百年前,只有修道人和一些身披神袍的军士能够对抗那些神异力量,而无论是神尉军还是玄兵,都是作为你们修道人的依附而出现的。”

  袁大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这个庐棚,道:“可现在却是不同了,我们不必再依靠你们修道人的庇佑,现在哪怕一个普通人手持玄兵,都能发挥出惊天动地的力量,我们已是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

  说话之间,他语声中逐渐多出了一丝激昂和骄傲,“不止如此,在得到了这些造物替身的支持后,这六十多年,青阳上洲所取得的造物技艺已然在某些方面凌驾在诸洲之上了。

  特别我们的外甲技艺,更是堪堪接近到了上位修士的程度,现在只有玉京天工部因为吸收了各洲人才,才稳稳压过我们一头。但如果给我们更多的时间,有了更多人的支持,我们说不定能够赶上去。”

  张御看着他那略显激动的神情,道:“只是如此简单么?”

  袁大匠道:“当然,不然还能怎样?当初打造那些造物人的时候,我们都是怀揣着同样的想法。莫非玄正以为我们会用造物人来颠覆青阳洲么?

  那又怎么可能!

  莫说有玉京在上面,我们这些大匠也不可能去如此做,不过有一个人的想法可能和我们不同……”

  他沉吟了一下,“对于我们这些人而言,想法不同,那么就是根本方向上的不同了,但那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我也不想去知道,至少在他没有妨碍到我之前是如此……”

  张御能得看出来,其人所言并非伪饰,再是问了几句话后,就道:“那便请袁大匠把造物人名单予我。”

  袁大匠爽快道:“给我纸笔,我这就给玄正写出来。”

  张御站在未动,但是远处却是有纸笔凭空飘了过来,落到袁大匠身前。

  袁大匠霜白的眉毛挑了一下,他拿过笔,只是握到手里的时候似乎不太顺手,嘀咕了一句,随后刷刷落笔,不多时就写了满满一张纸。

  写完之后,他习惯性的把笔收入兜内的口袋内,随后将纸递上来,道:“所有我经手的未经造册的造物人都在这里,我在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做了记号,玄正按此找寻,就能把他们都找出来了。

  不过要动手的话最好快些,这些人知道我被抓,凡是明白自己根底的,一定不甘心束手就擒,他们要么来灭我的口,要么就是想办法逃离青阳。”

  张御目光落去,把名单都是看了下来,值得庆幸的是,两府一些他所知晓的重要人物并不在这个名单之中。

  但这并不能说,这些人就都没有嫌疑了。这十年来是不是有什么变化,这实在不好说。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问题。

  对方把袁大匠给抛出来,显然不是为了顶谁的罪。

  这正如袁大匠自己所言,他只是一个弃子,现在暴露出来,当只是为了拖住他的手脚罢了。

  那么从这个方面来说,所谓造物人的事,在整件事之中其实并不是最为重要的,还有东西掩藏在更深处。

  可连这等事都是可以毫不犹豫的舍弃,那么到底什么才是此辈真正所重视的呢?

  他心中倒是有一个猜想,可对方某种意义上用的是阳谋,现在他也不可能抛开眼前之事而去追究那些。

  他思索良久之后,便把时悦唤过来,道:“时道友,我要去往光州一趟,你们把袁大匠带去良州关押,这个人很重要,不容有失。”

  时悦拱手道:“玄正放心便是。”

  张御吩咐之后,便就在众人目注之下遁光而起,化一道青虹往青阳上洲洲治所在光州而去。

  光州位于青州正中,北为望州,南为观州,东西两侧则是卫军驻地所在。

  整个州城位于大青榕的一根抬升而起的枝干之上,有若凌空之城。

  他在飞遁半个夏时,人还未至,便远远就见得一层层光芒从远天之中绽放出来。

  此是琉璃之光,光州州城建筑使用了大量的玉琉璃,天阳一落,光辉熠熠,耀射万丈,若日高悬,也是如此,才有了光州之称。

  而随着他逐渐靠近,周围的飞行造物逐渐多了起来,这个时候,一座巨大跨空飞桥自左侧的云雾之中现身出来,上方有一道道穿梭往来的流光烟霞。

  此是穹桥,此物跨连州郡,本是用来快速调集军力的,不过在光州这里,早已是开放给了民间使用。此刻上面满是一驾驾依靠穹桥之力飞驰往来的造物舟车。

  他只是撇了一眼,遁光倏然一疾,轰然遁破重云,自穹桥上空飞速横越而去。

  随着前方的云雾不断被分开,眼帘之中那位于巨大横枝之上的州城也是越来越近。

  这个时候,却有三条造物蛟龙朝他迎了上来,不过他紫星袋中的玄正印信却是放出一道光亮来,那些蛟龙长吟一声,未有再上来,而是让开了前方道路。

  他没有去理会这些造物蛟龙,遁光再闪,若流星经空,霎时来到了光州上方,到了近处,可以见到光州之外有一根根大青榕气枝的垂下,仿若帘幕一般回护在周围,生机几乎是满溢出来。

  这些枝条也是引得许多只存于天夏的灵禽和异兽在上面飞翔攀跃,并时不时发出悠长清越的啸鸣之声。

  他立天中,目光往下落去,视线移动片刻之后,便就注意到了居于州西的一座完全用坚石砌筑的衙署,其单独占据了一大片空地,与远处那些焕发着流光溢彩的精美建筑显得格格不入。

  那就是他此行目的地,光州检正司总司所在。

  他把遁光一转,往那一处飞去,到了近前,就化一道青色光柱,霎时落在衙署之前的广场之上!

  站在这里值守甲士们见得这光柱从天而降,不由一惊,随后便见一个袖袍飘荡,浑身被云雾青光所笼的年轻道人自光芒之中走了出来。

  负责这些甲士队率也是有眼力的,当即认出了来人,立刻回头道:“赶紧通禀主事,是玄府张玄正到了。”

  他吩咐一下,立刻有甲士抱拳而去。

  主事薛治很快得到了禀告,亲自自衙署里迎了出来,待见了张御,他肃容一揖,道:“张玄正,在下检正司主事薛治,玄正此来,可是有什么吩咐么?”

  现在检正司的权柄几乎都是被张御接了过去,他得了蒙严的吩咐,也是暗中配合,不过之前张御至多只是以书信交代事宜,现在却是忽然到总司来,他隐隐感觉到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张御言道:“我此来有要事需见蒙使君,请薛主事代为通传一下。”

  薛治没有犹豫,肃然言道:“玄正请稍等,我这便寻人通禀。”

  两人正说话之间,张御忽然心有所感,他抬起头来,往天穹之中看去,便见一道青金之色的烟霞铺满天穹,自东而来,以浩荡之势隆隆往西方而去!

  ……

  ……